北京翻译公司
  • 朱经理:18500873478
  • 首页
  • 产品与价格
  • 服务流程
  • 客户案例
  • 常见问题
  • 关于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三体》英译本赏析中,翻译在标点和格式更需要注意

    文章来源:北京中慧言翻译公司    更新时间:2018-11-01 17:48:55

      翻译的时候,比较容易忽略的一点,是在标点和格式上去体现两种语言的不同。从《三体》的对话中,依然可以学到很多。

      例如:

      魏成想了想说:“今天,哦,是昨天下午,她在客厅里和一个男人吵架,就是那个潘寒,著名的环保主义者...

      Wei thought for a moment and said, "Today—no, yesterday afternoon—she argued with a man in the living room. It's that Pan Han, the famous environmentalist.

      赏析:在没有同姓人员出现的情况下,中译英时,中文的姓名并不是反复的完全翻译,特别是在引出对话时,通常只用姓,但警察“大史”的译法除外。另外,在对话中,一般才采用全名。

      破折号的使用很地道。英文是非常爱用破折号的一种语言,我觉得其作用主要是让前后的逻辑关系显得更清楚,一般用于插入新的信息,或做进一步的解释。而中文虽然也有破折号,但并不常用,用法也不太一样,可以参考中文标点使用标准。英译中时,对破折号的处理,也并不是照搬。

      吵架,以前学到的是 fight about,这里用的 argue with

      此外,还需注意的是,英文 said 的后面并不是接冒号,而是逗号,引号内的句子,首字母要大写。

      我听到了几句。

      I overheard a few snatches.

      赏析:snatch 作动词,表示“抢夺”。没想到,作名词,却是“一瞬间”,“一点点”的意思。例如:

      a snatch of dialogue

      几句对话

      你们要是不停止,我们会让你们停止的!

      If you don't stop, we'llmakeyou stop!

      赏析:这句挺简单的,差别在于 make 的特殊斜体所表示的强调。

      前文中数学天才魏成的自述,在《三体》英文版中,也全部采用了斜体,以便与其他内容相区别,这也是可以学习的。

      “......上帝来了都没用,现在全人类已经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的地步了。”

      Even if God were here, it wouldn't do any good. The entire human race has reached the point where no one is listening to their prayers."

      赏析:文学翻译与科技翻译的不同之一在于时态更为丰富,也让译者更为困惑,到底该采用哪种时态。相对而言,科技翻译用一般现在时或情态动词加动词原形这两种时态形式就够了,连过去时和完成时态都用的少。而文学翻译中,还经常出现需要用虚拟语气的情况,比如上面这一句。文中的引用,Ken Liu 也没有原封不动的翻译出来,而是用了一句概括性的陈述,同时也与前面魏成提到的申玉菲的祈祷产生呼应。试想一下,如果原封不动地译出来,得有多啰嗦啊。

      其他学到的词:

      side with

      站在…的一边,支持

      inkling

      n. 暗示,略有所知的

      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It's impossible to have no inkling.

      今天就到这里。

    上一篇: 北京韩语会议口议一小时多少钱
    下一篇: 亲属移民材料那些需要翻译?